Skip to main content
阿里云
 首页 » 热点

条码支付互联互通 重塑移动支付新格局

  中国的移动支付产业在经历爆发式增长后,逐步进入规范化发展的阶段。伴随央行发布《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以下简称《规划》),从监管顶层设计层面,对“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明确提出了技术、渠道和安全性等要求,未来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有望促成移动支付新一轮变革,重塑支付竞争新格局,引领支付行业走向统一化、集约化和规范化。

  文 | 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

  中国的移动支付产业在经历爆发式增长后,逐步进入规范化发展的阶段。伴随央行发布《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以下简称《规划》),从监管顶层设计层面,对“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明确提出了技术、渠道和安全性等要求,未来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有望促成移动支付新一轮变革,重塑支付竞争新格局,引领支付行业走向统一化、集约化和规范化。

  条码支付遇发展瓶颈,

  移动支付格局亟待改善

  在移动支付平台割据的情况下,作为当前移动支付发展的重要体现形式的条码支付,潜在弊端愈发突出。

  1. 码支付平台数量众多、码资源各有不同,影响支付效率和便利程度。

  目前,我国支持不同场景的条码支付APP就有近400个,有近10种条码支付标准,但不同的APP与码资源尚无法实现互认互扫,存在用户重复注册、信息多次使用等现象,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支付效率,严重影响用户体验。

  2. 支付格局趋于垄断、差异化竞争不足,导致行业资源浪费。

  现阶段第三方支付机构已接近饱和状态,支付宝、财付通占据寡头垄断地位(如图1所示),所占市场份额超过90%。各大中小平台的支付模式和场景大同小异,在支付码不能互认的情况下,造成行业资源的极大浪费。

  图1 2019Q1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份额

  


  数据来源:艾瑞,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整理

  3. 大量资金和数据信息集聚,违法违规风险增加。

  由于第三方平台掌握大量的用户数据信息和沉淀资金,中小平台的风险管理能力有限,潜在管理风险巨大。据央行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7月,央行在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已开出涉及近30张反洗钱、境内外清算的罚单。

  条码支付互联互通

  是移动支付改革的必然趋势

  自2016年以来,监管部门开始加快推动条码支付的互联互通。2016年底,银联联合各大商业银行推出“二维码支付标准”,实现了银行间的“一码通用”。央行于8月23日发布《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19-2021)》,再次强调将“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列为重点任务之一,这也延续了2017年以来对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严监管态势,监管的重点不断向支付渠道、资金流通等转移(如图2所示)。

  图2 第三方支付行业的监管进程

  


  来源:网络公开信息,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整理

  从技术和渠道的顶层设计角度,央行《规划》对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设计思路提出方向性指导。一是统一账户标记。《规划》要求优化支付技术架构,建立基于支付标记化等技术的统一编码规则的技术标准,主要目的是对不同场景支付的虚拟账户进行统一标记,才能最终实现不同支付渠道和场景下条码支付的互联互通。二是统一规范报文接口。《规划》要求通过优化支付技术架构,实现 APP规范接口和交易集中路由,主要考虑是大多支付平台的交易报文接口存在较大差异,互联互通的壁垒难以打破,通过对报文格式、要素标识以及字段等报文接口要素的标准统一,有助于打通条码支付的服务壁垒,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互认互扫,同时对于降低聚合支付的违规风险也有重要作用。

  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路径展望

  目前,第三方移动支付的交易信息全部通过银联、网联平台进行转接清算,未来两大清算机构将成为支付渠道标准化的重要推动者。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技术路径设想上,银联和网联的角色也显得至关重要。

  1. 银联力推二维码支付模式

  早在2002年,银联就通过 “金卡工程“,发行了统一标识的“银联卡”,实现了银行卡的互认互通,极大提升了行业的规模和效率,有效推动了支付市场的良性竞争。2016年以来,银联也在持续推动二维码支付的标准建设,先后发布了《中国银联二维码支付安全规范》、《中国银联二维码支付应用规范》等银联二维码支付标准,为规范化“码支付“产品的设计和开发提供了很多标准依据。

  目前银联设计的码支付互联互通的技术路径,主要是与各大银行合作,建立“App绑卡+支付标记化技术“,即在码支付中嵌入电子令牌(Token),通过Token将银行卡账号转换为虚拟账号,避免用户信息泄露。由于在此模式下,只有银联可以发放的卡号(bin号),所以支付机构必须升级改造终端设备,进一步适应支付标记化技术的应用。这与央行《规划》中要求的“利用支付标记化等技术”“实现账户统一标记”等发展方向基本一致。

  2. 网联推行基于账户协议号的二码模式

  网联平台自2017年成立以来,作为线上的银联,就承担着连接支付机构与银行通道、整合第三方支付数据、实时监测线上资金流向的功能,其特殊的地位也决定其将在未来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此次网联设计的路径是基于账户协议号+通用标记技术,该模式下利用现有支付机构普遍适用的通用标记技术,将出现银联码和网联码两种码制,但或可能无法真正打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间的条码互通。

  此外,在手续费分成方面,在银联或网联体系下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或可借鉴银联体系下“金卡工程”成功经验。“金卡工程”中,银行卡的互联互通是通过对刷卡手续费分成实现的,如图3所示,以 POS 机刷卡交易为例,POS机所在商户需要在交易中缴纳一定的手续费(交易金额X费率),手续费由发卡行、收单机构和银联按7:2:1进行分成。银联或网联体系下,最终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联互通,简单的手续费分成可能如图4所示,即用户通过扫码枪等设备进行付款,交易手续费在平台和银联/网联之间按比例进行分成。

  图3 “金卡工程”与 “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手续费分成机制

  


  来源: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

  三方支付机构应调整角色适时发力

  基于央行《规划》对条码支付技术标准化的新要求,结合现阶段银联和网联体系下的路径探索,严监管时代“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落地指日可待,但也势必会对现阶段移动支付竞争格局产生深刻影响。在此过程中,各大第三方支付机构亟需审时度势,调整角色、适时发力。

  1. 积极参与监管部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标准制定。

  未来3年监管部门对于支付机构的数据、资金和风控的要求将更加严格,因此第三方机构更要及时跟踪监管政策趋势,参与监管部门有关技术标准的研究讨论,适时调整自身支付业务的技术架构和运行模式,促进行业公平有序竞争,保障用户信息和资金安全。

  2. 最大可能参与银联或网联的条码支付的技术验证和应用试点。

  在银联或网联体系下的“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路径设想,对现阶段的支付技术渠道、终端设备改造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未来在通过城市试点推动试行码资源共享的过程中,三方支付机构只有积极参与新技术模式的试点,在试点过程中突破技术研发壁垒,发挥技术研发和渠道优势,才能在各方竞争中抢占一席之地。

  3. 加强条码支付的技术和数据信息安全管理。

  一方面,从《规划》对账户标记和报文接口的要求来看,三方支付机构有必要加大力度提升支付标记化等技术研发,及时调整报文接口的有关要素,保证在监管制度下推行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技术合规安全。另一方面,从数据信息安全角度,《规划》对数据信息安全性提出更高要求,因此支付平台还需要进一步提高对用户资金和数据信息的风险控制能力,注重聚合支付模式的合规化发展,有效避免数据违规营销、数据泄露等事件发生。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